部分Jeep牧马人出现“死亡摇摆”FCA将升级减震系
发布日期: 2019-08-14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由于出现振动故障,FCA将对部分Jeep 牧马人(Wrangler)进行升级设计,为其替换转向减震器或平衡器等部件。

  FCA新闻发言人 Eric Mayne星期一(8月12日)表示,4月9日之前生产的部分2018-19款牧马人的新部件具有提高效率的功能设计。Mayne透露,FCA按计划于8月9日向车主发送通知,但公司目前还在检查究竟有多少辆牧马人受到影响。

  转向减震器故障是6月12日2015-18款牧马人遭到起诉的主要原因。起诉文件称,存在设计缺陷的前轴和减震系统导致牧马人在高速或在扭曲道路上行驶时出现剧烈的摇晃。起诉书当中将这种情况形容成“死亡摇摆”。

  FCA称:“这种罕见的现象并不是在所有车辆当中都会出现,并且也不属于安全问题。”FCA新闻发言人此前向《美国汽车新闻》透露:“目前该故障还未导致任何伤亡事故发生。”

  FCA表示:“方向盘和刹车这两个确保汽车安全的部件不会缺失,转向系统设计与这种情况相关联说明了FCA提供了独特的性能,应该得到我们消费者和市场的珍惜。”FCA认为这种故障经常出现在寒冷的驾驶环境下。

  据悉,此次起诉正寻求发起集体诉讼,而起诉文件中称,对转向减震器进行补救式的维修仅仅是暂时地隐藏了故障,而该故障只有通过对悬架进行实质性的维修才能够解决。

  2008年,美国国家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在收到有关方向盘出现振动的投诉之后,便对2005-07款福特F-250和F-350Super Duty 4x4皮卡进行调查。测试结果显示仅有充气不足或者轮胎出现损坏的车辆才会出现振动的情况,调查最后才告一段落。(来源:Johnson 盖世汽车)

  8月12日,中汽协对外公布7月汽车销量数据。整体来看,7月进入传统销售淡季,汽车销量为180.8万辆,环比下降12.1%,同比下降4.3%。

  基于上半年车市下行明显趋势,中汽协近日宣布,2019年全年汽车预期销量由2800万辆改为2668万辆,乘用车预计销售2244万辆左右,同比下滑5.4%。在新能源领域,2019年全年预期销量由160万辆改为150万辆,同比增长19.4%。

  而目前,1-7月,乘用车累计销量为1165.4万辆,同比下降12.8%。

  中汽协秘书长助理徐海东表示,之所以判断年底左右汽车销量会有所回升,一是因为去年销量基数较低。二是目前国家相关政策已经出台,如《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等,未来各省地市将对各项促消费政策进行落实,相关购买力也会由此释放。(来源:网易汽车)

  【盖世汽车】在全球转向更环保的电动汽车的热潮中,南非汽车工厂似乎有点落后。现在,日产汽车、宝马集团和大众集团等汽车制造商正商谈将电动汽车革命带到南非。

  南非汽车制造商协会(Naamsa)首席执行官Mike Maba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汽车行业正准备在今年年底前向政府提交一份关于电气化统一立场的意见书,一方面希望说服议员们降低或取消对电动汽车23%的进口关税,以帮助提振刚刚起步的国内销量;另一方面是为了在国有电力垄断企业深陷金融危机的南非建设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

  采取措施提高电动汽车在南非的普及程度仅仅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根据Naamsa的数据,汽车制造业约占南非经济的7%,今年南非经济增速预计将连续第二年低于1%,而汽车制造业则是该国经济较为积极的方面之一。

  日产汽车南非地区董事长Mike Whitfield表示,“南非需要向前发展并引进新技术;世界其他市场当前的进步都非常快,如果我们再不开始电气化,我们将被远远地抛在后面。”

  长期以来,南非一直是全球汽车制造业的中心,吸引了从丰田汽车到五十铃等七家汽车公司在此建厂。去年,南非汽车制造商向欧洲共出口了近21万辆汽车,而这还不到当地汽车产量的三分之一,占出口量的60%。

  到目前为止,南非尚未有生产电动汽车或混合动力汽车的确定计划,但政府和汽车行业在2018年同意延长一项制造业激励计划,创造就业机会,并使宝马X3 SUV和日产Novara皮卡等车型能够在当地生产。

  德勤(Deloitte LLP)汽车行业分析师Martyn Davies表示,“电动汽车在南非的市场份额不是由该国的消费者决定的,而是由出口市场的需求决定的。南非货币兰特的走软也使得汽车出口更具吸引力。” Davies还称,宝马、福特和梅赛德斯奔驰等车企在南非当地工厂的质量都很好,要改造设备转而生产电动汽车并不难,且这些车企在南非生产的下一代产品很有可能是电动汽车。

  据Naamsa首席执行官Mabasa称,根据南非新的生产计划,到2035年,汽车制造商必须将年产量提高一倍以上至140万辆,如果仅仅生产汽油或柴油车而不生产电动汽车,该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宝马i3和i8是目前南非在售的三款电动汽车中的两款,迄今仅售出了620辆。今年早些时候,捷豹路虎在南非推出了捷豹I-Pace,而日产在进口汽车关税协议达成之前,一直推迟其聆风车型在南非的推出。而在非洲大陆的其他地方,大众计划在卢旺达推出电动汽车的计划与此形成了鲜明对比。

  南非电动汽车加速发展的另一个障碍是当地电力供应商Eskom Holdings SOCLtd,该公司上周公布年度亏损近15亿美元,并要求政府未来三年向其提供88亿美元的救助。Mabasa表示,该公用事业公司被迫实施间歇性停电,并依赖煤炭,这与生产电动汽车的环保优势背道而驰。

  日产南非地区董事长Whitfield表示,对政府来说,扭转Eskom财务状况的需要可能比利用它来振兴电动汽车行业更为紧迫。“产能过剩是一个问题,但是坦率地说,Eskom公司面临的财务危机必须被解决,否则我们将面临更大的问题。”(来源:占亚娥盖世汽车)

  【盖世汽车】20年来,汽车制造商们一直依靠混合动力汽车来达到监管部门的燃油消耗规定,并为消费者提供更为环保的车型选择。然而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两家汽车制造商表示,混合动力汽车在美国市场没有前途。

  通用汽车和大众集团正将投资重点放在全电动汽车上,却只将混合动力汽车视为满足更严格的尾气排放要求(尤其是在中国和欧洲)的工具或是桥梁。

  通用汽车计划未来四年在全球推出20款电动汽车,包括雪佛兰和凯迪拉克品牌在美国推出的插电式汽车。大众汽车也已承诺投资数十亿美元以生产更多电动车型,包括明年在美国推出的一款小型插电式SUV,以及2022年左右推出其小型巴士的电动版本。

  通用和大众关于混合动力汽车的立场与丰田、福特等汽车制造商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虽然也在研究纯电动汽车,但同时也在扩大美国混合动力汽车产品线。车企的不同战略表明,在汽车行业内部,对于实现全面电气化的最佳途径存在分歧。目前,汽车制造商们正将重心从一个多世纪以来对汽油车的依赖转向电动汽车。

  上周,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巨头之一大陆集团表示,由于需求下降速度快于预期,该公司将削减对传统发动机零部件的投资。这是汽车行业加速转向电动汽车的又一个迹象。

  丰田、福特和其他车企已将混合动力汽车作为它们在美国及其他海外市场计划的核心部分,将其视为一种过渡性产品,因为大多数仍在使用汽油车的消费者可能还尚未准备好购买纯电动汽车,因此混合动力汽车是一个选择。例如,福特计划在F-150皮卡和福特Explorer等广受欢迎的车型上增加混合动力版本,以在短期内提高其车型的燃油经济性,同时继续为更远的未来开发全电动车型。

  当前,汽车制造商售出的每一辆电动汽车都会出现亏损,主要原因在于锂离子电池成本过高。另外,对电动车电池续航里程的担忧以及充电基础设施的缺乏也在妨碍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分析人士表示,上述因素使得直接购买电动汽车成为一个冒险的选择。

  相比之下,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一直在增长。汽车行业研究公司LMC Automotive的数据显示,2018年,混合动力汽车销量约占美国汽车总销量的3%,而插电式电动汽车的销量则占总销量的1%。

  然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表示,同时对混合动力汽车以及电动汽车进行大量投资给车企的财务状况带来了极大压力。“现在是时候选择一条道路并坚持下去了。” 很显然,大众和通用选择的是电动汽车,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排放新规要求车企销售一定数量的零排放汽车,不然就要面临财务处罚。

  大众美国地区首席执行官Scott Keogh表示,大众计划利用其在中国的电动汽车扩张来扩大规模,从而加快在美国的降价步伐,“我们倾向于大力投资市场的新趋势和走向,而不是将混合动力汽车作为对冲我们赌注的一种方式。”

  通用汽车在经历不利的开端之后,也开始放弃混合动力汽车。大约十年前,通用推出了包括凯迪拉克Escalade和雪佛兰Tahoe等在内的大型SUV的混动版本,但销量并不佳,这些车型后来也因此停产。

  后来,通用汽车凭借雪佛兰Volt车型取得了一些成功,该款车是一款充电式混合动力车,可以使用电力运行,但也有一个备用的燃油发动机。不过,该款车价格不菲,因此也已于今年停产。几年前在美国推出的凯迪拉克CT6大轿车的插电式混合动力版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咨询公司AlixPartners估计,到2023年,汽车公司将斥资2250亿美元开发200多款新插电式汽车,这一投资数额并不包括混合动力汽车在内。但对于电动车将在多长时间内成为主流,人们的预测各不相同。

  目前,混合动力汽车和电动汽车的生产成本都高于汽油车。底特律地区一位独立的汽车分析师AlanBaum表示,混动系统使得一辆车的成本增加大约2000美元,而纯电动系统则使一辆车的成本增加6000至10,000美元。

  丰田汽车关于电动汽车同样有一套长期计划,但目前该公司希望通过普锐斯车型的成功扩大混动车阵容,包括增加现有车型的混动版本。丰田计划使其混动车的销量占其美国总销量的15%。丰田北美地区销售主管Bob Carter表示,鉴于美国市场电动车销量落后于欧洲和中国,该公司在美国市场需要一个短期的补救措施。“这也是我们对混动车如此有信心的原因。”(来源:占亚娥盖世汽车)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美国交通部(DOT)向媒体证实,特朗普政府已经于今年早些时候悄悄终止了奥巴马时代建立的一个联邦运输自动化委员会,但是DOT从未告知委员会成员此委员会已经不复存在,这些委员包括ChesleySullenberger、Zipcar创始人RobinChase、苹果副总裁Lisa Jackson等。

  该委员会的解散之际正值美国自动驾驶车辆发展的关键时刻。在此委员会处于休眠状态的两年多时间里,已经有多家企业推出了用于执行不同任务的小型自动驾驶车辆商用车队。在该细分市场,很多知名企业斥巨资进行研发,当然同时也出现了致死事故:2018年,一辆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亚利桑那州撞死一名行人。另外,还有至少两人在使用特斯拉Autopilot驾驶辅助系统套件时丧生。

  该委员会名为运输自动化咨询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1月,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Obama)政府联邦自动化车辆政策的一部分。这个委员会由来自交通领域(也包括该领域之外的一些成员)的25名著名高管、教授和政治家所组成,例如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 Mary Barra、Waymo 首席执行官 John Krafcik、洛杉矶市长Eric Garcetti、Lyft联合创始人John Zimmer以及杜克大学的Mary “Missy” Cummings和南卡来罗那大学的Bryant WalkerSmith等著名专家。这些成员中,一些人在接受访问的时候依然在使用委员会成员的名头,此外至少有一个人的LinkedIn页面上也还保留着这个头衔。DOT网站页面显示,成立这个委员会的目的,是为了“充当交通部门的关键资源,为继续开发和部署自动化交通制定联邦政策。”

  该委员会唯一一次会议举行于2017年1月16日,距离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只有4天。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的Wayback Machine显示,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在那次会议之后,这个委员会再没有举行过会议,而且关于那次会议的详细说明也在今年4月左右被从DOT的网站上删除。

  斯坦福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J.Christian Gerdes是该委员会的副主席(同时也是美国能源部的前首席创新官)。Gerdes在发给媒体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并没有被告知委员会已经解散。他在邮件中写到:“我的理解是,这个委员会并不是当前政府选择使用的机制,但我没有收到任何有关解散的信息。”

  在接受媒体的时候Cummings说到:“这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委员会。这件是一件让人感到十分糟糕的事情,因为该委员会没有任何政治倾向。如果说有倾向的话,那就是一直为行业提供支持。”

  Zipcar创始人RobinChase则表示,她与该委员会的接触也仅限于其第一次会议。她说到:“这个委员会只是在特朗普就职以前开过一次会,从那之后成员之间就没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了。”Chase表示,她曾经希望利用自己在委员会的职位来“提前发现自动驾驶车辆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和机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关政策教授Robert Reich也表示,DOT“从未与他取得过联系”。苹果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确认说,Jackson也并未受到通知,Sullenberger机长的助理也做出了同样的声明。

  这个委员会是由奥巴马时期的交通部长Anthony Foxx根据1972年联邦咨询委员会法案(FACA)所建立的,此类委员会的许可执照通常会在两年后过期。但是这些许可执照能够获得延期,所有成员的任期都是4年,美国政府FACA的数据库显示,该委员会成员的任期结束日期为2021年1月6日。

  DOT的一位发言人对媒体表示,FACA委员会每年的开支约为20万美元,包括了差旅费用和日常开支。然而政府数据库的文件显示,该交通运输小组的总开支只有4.1244万美元,其中4万美元用于支付支持该委员会的联邦工作人员的工资,而只有1244美元被用做差旅费用。

  DOT表示,他们决定将专注点转移到发布公共通知,并对潜在规则的制定发表评论,这是更加放手、对企业支持程度更高的做法之一,DOT表示这种做法相比奥巴马政府对待自动驾驶车辆的方式更进了一步。

  特朗普政府似乎一直都不太乐意执行前任政府制定的政策,在解释为何要解散该委员会的时候,DOT表示因为重写了奥巴马时代的自动驾驶车辆指导方针。DOT在委员会终止理由中写到:“鉴于美国交通部AV 3.0政策和方针的制订和发布工作,以及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已经开始,因此美国交通部有能力在没有委员会的情况下,从利益相关方那里获得广泛的关于自动驾驶车辆的反馈。”

  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表示,在特朗普的治下,DOT从来没有给过该委员会任何一次机会。一位成员说到:“他们基本上在假装这个委员会根本不存在。它早就名存实亡了。”

  这位要求匿名发表评论的委员会成员继续说到:“我原以为它能够成为非常有意思的组织。它非常重视企业的利益,而且人们在第一次会议上所发表的评论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委员会的解散很让人沮丧,因为这个舞台上正发生着很多的事情,这群多样化程度很高的人可能会带来非常积极的结果。如果你只是寄希望于只让科技行业的人做出好的决策,他们根本做不到。如果你把这项工作留给各州,那么各州将会推出不同水平的标准。监管机构需要知道:我们的基础设施能够应付吗?这是公众想要的东西吗?如果是,公众究竟怎么想的?”

  这位成员表示,DOT至少应该将他们的决定告知所有委员会成员。他说到:“委员会中有很多忙碌的重要人士,你应该给他们打个电话。”

  Cummings表示,她觉得该委员会过去两年处在“无人地带”,并且认为委员会的解散是一次机会的错失。她说到:“为什么我们没有被用来观察整个行业,并提出安全性建议?这将是该委员会的理想作用。”

  该委员会中,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是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件事情。HenryClaypool就表示:“很早我就预料到了,我发现很难向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证明这个委员会的价值。”

  曾担任美国国家农业保险公司创新团队副总裁的Jack Weekes表示,他是通过 “一名前委员会官员的非正式接触”得知委员会解散一事的。Weekes表示这一消息“令人失望,但考虑到政府的更迭,并不感到意外。”

  Weekes对媒体表示:“运输技术的自动化(例如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等)有着巨大的潜力,然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风险。拥有共同利益的组织,包括监管机构,在适当的情况下联手开发对所有相关人员高效、安全的技术,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该委员会原本有可能帮助我们实现这一总体目标。”

  美国货运协会(American Trucking Associations)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Chris Spear也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他“已经得知该委员会的结束,正如其它很多在上任政府设立的机构一样。”

  Barra、Krafcik、Garcetti、Sullenberger以及委员会其他成员没有在第一时间对置评请求做出直接回应,也没有通过发言人做出回应。(来源:星云盖世汽车)

  【盖世汽车】据外媒报道,几天之前,德国照明及传感器生产商欧司朗(Osram)的主要股东拒绝了竞争对手低价竞标收购,而现在,奥地利高性能传感器解决方案供应商ams选择出价37亿欧元(约合41亿美元),再次加入了收购欧司朗的竞标当中。

  ams此次对欧司朗的报价为每股38.5欧元,而私人股本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和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竞价则是基于每股35欧元,这两家公司因为竞标价格太低而遭到欧司朗主要股东安联投资( AllianzGlobal Investors)的拒绝。

  ams新的报价与早前的出价相一致,但其在一个月之前曾撤回了竞价。ams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Everke表示:“欧司朗之前存在担忧是正常的,但基于我们星期一(8月12日)提供的报价,我相信我们已经解决了他们所有的顾虑。我们关注欧司朗已经很长时间了。”

  Everke还提到,ams与包括安联在内的投资者保持着定期的合作。据悉,安联是两家公司的共同股东,持有ams约0.38%的股份,同时也持有欧司朗9.3%的股份。

  欧司朗成为收购目标之前,该公司发布了一系列盈利预警,并与西门子(Siemens)就战略发生公开争吵,西门子于2013年剥离了欧司朗的业务。由于该公司在汽车行业的业务占其总收入的一半以上,其盈利受到了影响。由于中国和欧洲市场需求的减少,再加上向电动汽车转型成本增加,车企和供应商遭遇冲击。投资者对于首席执行官Berlien及其管理团队使欧司朗扭亏为盈的能力也失去信心。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Lucie Carrier表示:“由于欧司朗已经获得融资确保了收购资金,并承诺将每股出价提高10%,那么此次还盘能够检验出其他私人股本公司对于欧司朗的感兴趣程度。”如果ams此次收购成功,将出售欧司朗的数字部门,该部门主要负责生产在园艺和医疗系统等领域使用的照明控制设备。ams还表示,五年内将不会触及到欧司朗的劳资谈判协议。(来源:Johnson 盖世汽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